Skip to content
紐約 | CHELSEA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世界的終結

2017年11月9日至12月9日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2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5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16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6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17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7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22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11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18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12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20
Hiroshi Senju, At World's End #23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HIroshi Senju (千住博)

Press Release

聖德拉姆泰戈爾畫廊隆重呈獻世界的終結展覽,展出著名日本藝術家千住博的全新畫作。他以其壯觀宏偉的大型瀑布及山涯作品而聞名,將西方抽象表現主義與日本特有的傳統繪畫技法融合於作品中。是次展覽,千住博將探索飄渺,抽象的景觀。

 

2017年對藝術家來說是充滿活力的一年:其創作現於洛杉磯縣藝術博物館展出,較早前,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日本畫廊於春季也展出其作品為重點展覽。他獲野口勇博物館選為年度野口勇獎得主,並獲委約為高野山金剛峯寺創作四十二幅折疊屏風。

 

千住博是貴為現今為數不多,採用擁有千年歷史的岩彩畫風格來作畫的大師。此風格強調使用傳統日本材料進行創作,例如從礦物石、貝殼和珊瑚研磨出顏料、獸皮膠水,及不同天然材料製成的和紙,其纖維構造即使在潮濕時也能抵抗翹曲或撕裂。

 

千住博2007年開始探索懸崖,原因是看到工作室地板上殘留的和紙,紙上摺痕形成類似岩石的紋理,因而受到啟發。兩年後,千住博於香港聖德拉姆泰戈爾畫廊展出首個懸崖系列個展 (自然界:懸崖與落水,2009年)。

 

為了製作其懸崖畫,千住博多年來精心採購和定制工具與材料。他喜歡來自日本越前國一位主要造紙商的桑葉紙,該紙張只能在冬天生產。他的手製畫筆每支都有指定的功能,以竹或木材製成的手柄上配有馬、狐、貂、鼬或浣熊的毛。

 

千住博先以手摺出皺紋,此獨特的過程既出於自發,同時要求一定的技巧及意識。紙張的結構及微妙的褶皺恰似景觀的形成。然後,他仔細地應用天然顏料,讓精緻如水滴般的色彩穿梭畫面。藝術家謂:「使用丙烯酸顏料,可以營造一種當代的,接近未來的氣氛,形成全新的圖像;使用傳統顏料,則可以創造出更古老的氣氛。」這些古老天然,與現代手造顏料的互相融合,構成精緻複雜的圖像,喚起微妙的時間流逝,並暗示日本的傳統概念,在一瞬即逝的時間中尋找美麗。

 

千住博花了兩年多時間創作是次展出的作品,製作各種尺寸的繪畫,大部份作品尺寸從26 x 32英寸至90 x 72英寸,當中幾幅作品尺寸較特別,包括超越12英尺的全景折疊屏幕。


 
伴隨著懸崖是不同的世界景緻。 乍看起來,岩石地形令人感覺熟悉,然而那神秘的光芒照亮著背景,感覺恰似置身仙境。 也許這位藝術家將目光從瀑布轉移到懸崖之後,正尋求下一個領域:「我的興趣從懸崖上轉移至懸崖之外 – 究竟超越邊界的景觀會是怎樣?」

 

藝術家簡介

 

千住博是首位於威尼斯雙年展中獲得特別榮譽獎的亞洲藝術家(1995年),展覽遍及世界各地,包括倫敦當代藝術博物館1996年的Beauty Project、紐約日本文化協會2002年由Alexandra Munroe策展的The New Way of Tea展覽、2003年於東京國立博物館展出屏風畫,及2015年的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官方延伸展覽 Frontiers Reimagined。近期,他獲日本外務省授予外務大臣表彰,表揚其作品對日本藝術的重要貢獻。

 

千住博的作品收藏於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洛杉磯縣藝術博物館、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加拿大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日本富山縣立近代美術館、東京山種美術館、東京藝術大學,及北海道立釧路藝術館。2011年,位於本長野縣輕井澤的千住博美術館正式開幕,該館由西沢立衛設計。

 

他創作的裝置藝術包括為著名佛寺“大德寺”的聚光院伊東別院完成77幅壁畫,和為東京羽田機場客運大樓創作的大型瀑布。此外,由安藤忠雄設計的日本直島貝尼斯藝術空間,亦收藏了千住博的兩幅大型作品。2009年,Skira Editore發表了以其名字為題的千住博創作專集

 

為紀念高野山金剛峯寺1200週年,千住博獲委約創作一系列屏風,預計於2018年完成。

 

是次展覽附設四十八頁展覽目錄,並由日本直島貝尼斯藝術空間國際藝術總監及2017年日本橫濱三年展聯合總監(藝術)Akiko Miki撰文。她也是巴黎東京宮前總監及高級策展人。

Gotham
新聞報刊
Gotham
Beyond Boundaries December 1, 2017

New works by beloved artist Hiroshi Senju mark a turning point in his career and offer a unifying message in chaotic times.

Artnet
新聞報刊
Artnet
Meet Hiroshi Senju December 1, 2017

The Japanese painter is the only artist in Chelsea right now who uses a 1,000-year-old Japanese technique (and weasel-hair brushes).

回到顶部